网站分类目录_分类目录提交_网址登陆_站长分类目录

曹和平:刺激经济增长政策不能太短视,收益远大于风险

随着新冠疫情在国内逐渐稳定,如何推动经济复苏成为下一阶段的重点。因而2020年“两会”中,对于经济政策的讨论是全国上下关注的焦点问题,尤其是面对经济下行压力和新冠疫情给国民经济带来的巨大负面影响,国家将会出台什么样的货币财政政策帮助企业尤其是小微企业渡过难关?如何看待“大水漫灌”可能带来的风险?2020年一系列指标能否在经济下滑的不利环境中如期完成?

针对这些问题,观察者网专访了北京大学经济学院教授曹和平。

【采访/观察者网 戴苏越】

观察者网:曹老师您好,在今年这样特殊的情况下,您对于两会将要讨论的刺激经济发展的财政和货币政策有什么期待和建议?

曹和平:今年,我希望国家能实现三大类的政策:

第一大类是危机救济政策。

这次新冠疫情从年前到现在已经小四个月过去了,现在看来对中小企业的影响可能要跨过两个季度,至少持续半年的时间,因此出台相应的救济政策特别重要。美国曾经有一项调查显示,每新注册100家企业,3年之后这100家企业就剩下3家了。我曾经在浙江大学听过一位老师的演讲,其中他提到,在长三角地区,你注册100个企业,三年后就剩1.7家了。换句话说,企业的出生存活率是非常低的,在1%-3%之间,非常脆弱。

因此,一个经营了三五年以上的企业,是国民经济体系发展最珍贵的资源。可以想象,如果一个这样的企业在疫情中垮掉了,未来得要100个注册的新企业才能换这么一个。因此,我认为在疫情中救助企业和救助人民一样重要。所以,中小微企业和微微企业救助政策要快速出台。

我的建议是国家应该出台1万亿的中小微企业救助规划。到底是用基金的方式,保险的方式,产业扶持的方式,还是用职业培训的方式,这个可以讨论。但我个人认为不能再像过去那种一个部门一个部门拨款的“撒胡椒面”的方式——这1万亿必须耳提面命地从中央五个单一部门中下来。

这1万亿怎么去用呢?三千亿用于企业的事前保险。我们以前的保险政策都是保事后的损失,但是新冠疫情不一样,新冠疫情不确定时间,对任何一个企业来说都是无法抗拒的。我们现在看来,新冠疫情在中国二次爆发的概率不大,但是在发生疫情的前三个季度中小微企业和国有企业都没有买保险。这些中小微企业和微微企业的利润率都在10%以下,长三角地区工业企业的年净利润率是3.5%,和把钱存到银行差不多。

由此推算,如果这些企业在一年中有一个月不销售,就会有8%的损失,换句话说有一大群企业25天不销售,成本收入就倒挂了,我们看到有很多的小微企业老板目前是在用自己家的钱,比如住房抵押,卖车在给员工发工资。这还算好,最差的是被人家堵着门要钱。

图片来源:ICphoto

所以我觉得国家应该拿出3000亿资金,买一个新冠疫情肆虐期间的保险。比如说,出了这个事情,你的企业快要垮了,你用你过去的储蓄付了员工的工资了,下个月的房租你又没钱了,有了新冠疫情的一揽子保险,3000亿下去,你这个企业合格了,符合条件,我给你补充30万元,假定房租是10万块钱,我代你交给房东。于是这个企业马上就可以运行,员工的就业被保持在了企业里,企业一运转,原材料也消耗掉了,利润也有了,工资也能发了,抵押的贷款也补偿掉了。一个个企业正常运行,国民经济就运行了。

这些小微企业有的租的就是政府的房子,比如说租的国有企业的房子,产业园区的房子,我们就可以要求国有企业在利润允许的情况下,国家扶持一份资金,园区出一份资金,这样3000亿下去就变成了6000亿,假定1/5是国有企业的房子,这部分免费了,等于是买了五六百亿的保险,我把原来准备补贴企业的房租充实到国家新冠疫情一揽子保险基金的本金中去,可以用作以后的“企业养老”。这是第一个用途。

第二个是转型发展基金。那些小微企业、微微企业的员工其实很厉害,如果企业因为疫情在一个领域做垮了,如果有扶持资金的投入,在另一个领域又可以做起来。但是如果没有这笔钱,这些人才可能会全部流失,所以第二个3000亿可以用作企业的转型发展资金。

第三个3000亿是员工培训。小微企业往往只有十几个人,老板其实很能干,但是培训员工要3000块一天,如果10天一个周期得3、5万块钱,这笔钱老板是出不了的。所以这笔钱我们可以直接通过培训基金的形式发给具有资质的培训企业和培训中介机构。对于小微老板来说,可以学到新知识,促进企业转型升级,对于培训机构来说可以增加今年的盈利收入,政府也可以获得税收。

以上是我建议的1万亿救助基金政策,我为什么把它放在国家的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前面,因为这些小微企业现在就躺在病床上,不能等了!

版权说明:本站内容来源于网络和用户投稿,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