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分类目录_分类目录提交_网址登陆_站长分类目录

125亿美元!软银创下上市15年来最高亏损记录

(观察者网 文/徐恒)4月13日晚间,软银集团公布了2019财年(2019年4月1日至2020年3月31日)的财务业绩预测,公司预计运营亏损1.35万亿日元(约125亿美元,以4月14日汇率计算),净亏损7500亿日元(约70亿美元)。原本市场预期其利润为4665.6亿日元。

这是软银自1994年上市以来最大的亏损,也是15年来首次年度净亏损。去年同期,软银集团的利润为2.07万亿日元(约192亿美元)。

软银称,巨额亏损的主要原因是旗下的愿景基金投资公允价值下降,2019年出现了出现1.8万亿日元(约167亿美元)的巨幅亏损,尤其是投资WeWork和卫星运营商OneWeb,后者上个月已经破产。

在发布巨额亏损预期财报后,软银高管表示,今后将保守运营业务,暂停新投资,并且冻结愿景基金二期计划。

观察者网注意到,由于投资的失败和疫情的爆发,软银的股价已经从2月初的高点下跌了近30%,其中一个交易日甚至创下了有史以来的最大跌幅。

愿景基金亏损万亿日元

软银去年亏损的最大原因就是愿景基金的投资失败,给软银带来高达1.8万亿日元的投资公允价值下降。

2019年第二财季,软银将对WeWork的投资减记了近46亿美元,导致软银集团出现了14年来的首次季度亏损。至2019年第三财季末,愿景基金投资组合账面价值减值扩大为67.3亿美元,继续让软银集团的净利润同比下滑92%,营业利润下滑99%。到了第四财季,其投资组合减值的幅度扩大了一倍,全年投资损失高达1.8万亿日元(约合167亿美元)。

观察者网注意到,在愿景基金的投资组合中,有多家明星企业都在去年出现了高额亏损,首当其冲的便是WeWork。

2019年,WeWork IPO失败,前首席执行官及共同创办人纽曼离职。其估值从470亿美元狂泻至78亿美元,缩水80%。相比之下,软银对于WeWork的投资早就超过了100亿美元。

另外在今年4月1日,软银还宣布放弃对WeWork 30亿美元的收购要约,表明软银对于WeWork总规模超百亿美元的一揽子救助计划已经事实上被放弃。

除此以外,软银投资的印度酒店初创公司OYO 已经“烧”掉了超过23亿美元的融资。而且为了不让OYO成为WeWork第二,3月17日,软银愿景基金通过SVF India Holdings和RA Hospitality Holdings两大投资实体,为OYO母公司Oravel Stays注入了8.07亿美元。

但是实际上,根据2月中旬OYO公布的2018-2019财年的财报数据显示,其亏损速度超过营收增长速度。该财年OYO总营收为9.51亿美元,与去年同期相比增长了4.5倍;亏损3.35亿美元,与上年同期4400万美元相比增长了7倍。

该财年OYO不仅亏损增长快于收入增长,亏损占营收的比例也在扩大,从25% 增长到35%。在年报中,OYO进一步表示,总毛利率从10.7%降至7.1%。几乎没有盈利的迹象.

此外, Uber项目此前吸引了软银愿景接近100亿美元的投资,但该公司自去年5月上市后股价跳水。软银原本计划通过该项目获利至少70亿美元,但目前该项目亏损或已超50亿美元。

值得注意的时,软银旗下最新一家破产的公司是太空互联网公司Oneweb。今年3月27日,由于软银拒绝进行新一轮融资,Oneweb正式申请破产,这直接导致孙正义先前的20亿美元投资“打了水漂”。

软银改变投资策略,至少15家公司将破产

由于过去1年来的高额损失,以及新冠肺炎对于经济的影响,如今的软银也一改过去“散财童子”的投资风格,变的更加谨慎。

在今年4月份宣布终止WeWork的收购要约时,软银集团表示:“受新冠疫情影响,WeWork距离达到收购标准十分遥远。”

实际上,软银终止救助的远不止WeWork一家企业。

根据财报披露,截至2019年12月31日,软银愿景基金共持有88笔投资,总成本为746亿美元,公允估值798亿美元(不包括退出投资)。而在未来的一段时间中,88家企业中有相当一部分将面临破产的结局。

孙正义在上周向福布斯(Forbes)表示,随着新冠肺炎疫情对日本经济的影响逐渐加重以及软银公司收紧财务支出,预计愿景基金投资的88家公司中至少有15家将会破产。但是孙正义认为,这实际上不是坏事,因为软银的资金将会投向那些更加稳健的公司。为此,孙正义呼吁接受其投资的公司必须加强财务纪律,减少不必要的支出。

目前,愿景基金还有300亿美元的资金剩余,愿景基金此前已经表明,这笔资金将不再投资新的项目,只会用于继续投资已有的项目。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说明:本站内容来源于网络和用户投稿,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