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分类目录_分类目录提交_网址登陆_站长分类目录

WeWork董事会想要反击软银 要求完成要约收购

(观察者网 文/张珩)由软银创始人孙正义投资的共享办公初创企业WeWork的“肥皂剧”还在继续。

日前,因为全球资本市场陷入震荡,软银暂停了对于WeWork 30亿美元的股份收购计划,WeWork的股东急了。

据路透社3月22日报道称,WeWork董事会特别委员会准备采取措施对日本软银集团进行反击,表示软银应当完成对该公司员工和股东承诺的要约收购。

观察者网注意到,此次软银30亿美元股票收购计划中,包括了WeWork联合创始人,前任首席执行官诺伊曼(Adam Neumann)高达9.7亿美元的股票。

WeWork反击软银

此次冲突的开始于上周二,据彭博社报道,当天软银向WeWork股东发出通知,因SEC等美国监管部门向WeWork展开调查,软银在去年秋天制定的向该公司私人股东提出的30亿美元股份收购计划,可能不再进行。但是软银向WeWork承诺的50亿美元的注资不会改变,其中的15亿美元已经到位。

在软银暂停了股份收购计划之后。路透社报道称,WeWork董事会特别委员会在上周日出台的一份声明中表示,“软银不仅有义务完成《主交易协议》中规定的要约收购,而且他们在试图不履行义务时提出的借口是不诚实的。”

对此,软银的一位发言人回应称:“软银已经通知股东,在完成要约收购之前,必须满足所有商定的条件。但截止现在,这些商定的条件并没有满足。”软银还表示,该收购要约对软银推动WeWork发展的承诺以及软银的财务实力没有影响。

观察者网注意到,去年9月,亏损严重的WeWork上市失败,估值从480亿美元暴跌了6倍,仅剩80亿美元。随后,陷入困境的WeWork被迫向大股东软银求援。而孙正义也宣布,将持续向WeWork“输血”,其中包括收购价值高达30亿美元的股票(含公司联合创始人、前任首席执行官诺伊曼高达9.7亿美元的股份),以及超50亿美元的债务和股权融资。

彼时市场上有消息称,软银对于股票收购协议有争议,软银内部有方案希望减少股票购买数量,这是为了能在一定程度上限制纽曼套现,不让他通过此项购买计划获得巨额回报。

随后在去年11月,WeWork遭到SEC的调查,其核心问题是:WeWork是否在IPO过程中财务违规,包括其内部存在的潜在利益冲突以及融资行为。对此,SEC与WeWork均拒绝评论。

有分析指出,疫情期间全球众多公司都开启了在家办公模式,对于主要经营办公室出租的WeWork打击巨大。因此,受到大环境影响的软银可能会进一步压低WeWork的价格,或者等待经济稳定后再进行投资,甚至不排除完全放弃交易的可能。

值得注意的是,自今年以来,软银的股价已经从5751日元/股的高点,下滑至昨天2687日元/股的低点。

屡屡“看走眼”的软银

自投资阿里获得了超过1700倍的回报之后,软银近年来投资的回报率不高。

2013年,软银以220亿美元收购美国电信公司Sprint。但是在收购之后,Sprint的业务非但没有增长,反而大幅下滑。

自2018年以来,软银一直希望能够摆脱Sprint这项负资产,但直到2020年方才获得批准。在获批出售Sprint当天,Sprint在美股交易时间内上涨了78%,而软银的股价也迎来了12%的涨幅,公司成功在其资产负债表中移除大约400亿美元的债务。

2016年,孙正义以310亿美元收购了ARM,并让其在交易完成后退市。孙正义认为,采用ARM设计的芯片每年出货量达150亿枚,在手机市场占据主导地位的同时,也会在物联网浪潮中有至关重要的地位。但是ARM本质上是一家架构设计供应商,收入主要来自于专利授权,芯片业务的利润并不高。

2017年,软银入股共享办公初创企业WeWork,至今累计投资已经逾百亿美元。Bernstein预测分析称,软银的投资是基于240亿美元左右的估值,100亿美元意味着愿景基金将会亏损24亿美元。最终,WeWork的上市计划无疾而终。

据悉,WeWork的模式和国内长租公寓有所类似,通过向房东租赁房屋之后二次装修后出租,但WeWork的目标客户是商业办公室出租,长租公寓则是一般住户。自2010年成立以来,WeWork不仅没有盈利,亏损的幅度还在逐年扩大。2018年,WeWork净亏损19亿美元,2019年上半年的亏损超过9亿美元。目前WeWork每收入1美元,就会亏损2美元。

消息人士称,孙正义对WeWork愿景的盲目乐观,软银内部对WeWork持有不同看法的人士,近年来已经离开了软银。事后,孙正义也坦言称,自己犯的最大错误是错误地判断了WeWork的创始人诺伊曼。“我高估了亚当的优点,以至于他的缺点在很多情况下我都视而不见,尤其是在治理方面。”

本月初,在高盛组织的一次活动中,孙正义被迫安抚投资人,因为新冠肺炎疫情问题投资人对整个市场产生了忧虑情绪。目前的下行情况让软银投资的尚未盈利的初创公司:如滴滴出行、Grab和OYO将更难上市,也可能加剧人们对软银巨额债务的担忧。而在数天前,软银又向陷入了困境的连锁酒店OYO投入了5亿美元的纾困资金。

日前,软银集团发布了截至12月31日的2019财年第三季度财报。财报显示,软银第三财季净销售额为2.4381万亿日元(约合221.91亿美元),较上年同期的2.5146万亿日元下降3%;归属于软银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550.35亿日元(约合5. 01亿美元),较上年同期的6982. 93亿日元下降92%。

财报显示,软银愿景基金和其他软银投资顾问公司(SBIA)管理的基金营业亏损为2251.24亿日元(约合20.49亿美元),上年同期实现营业利润1763.58亿日元,由于愿景基金的亏损,公司的第三季度运营利润下跌99%,低于分析师预期。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说明:本站内容来源于网络和用户投稿,如有侵权请联系站长删除!